遇见时不必问候。

涧虹

辗转数更寒,起了还重睡。
毕竟不成眠,一夜长如岁。

壹 藏剑
孤村人尽知街口面馆老板使一手好刀,面片薄如蝉翼,张张均匀。
那男人姓白,长相也似北国蛮人,深眼窝,如冰湖,脸颊瘦削凌厉,话少,直瞪着人时像饿久的狼,又似兵匣泻口的一瞬冷光。一日里他只管使刀煮面,跑堂的另有一个笑面人,也姓白,眼窝深深倒似一泓清流,恰从他哥那头解冻的。
白老二和气,若非右臂齐肩截去,当有媒人盈门的。

贰 闻剑
冬去春来,北方战事又起。
忽有流言,说武侯战败。人心惶惶,连带着面馆清淡。
白老二旧疾复发,卧床调养,少不得冰人也似的大哥外出打点。他蹲在门槛上削药根,刀影蒙蒙,茎皮屑屑而落。
犁田的有时听闻鹰声,抬头依稀有几羽关外来的白鹰出没。

叁 寻剑
这日有一骑黑浮屠马的军爷,直奔兄弟面馆来。
骏马鞍边青麻布裹着兀长一物,白老二病容支离,披衣出门,军人将物予他。
他倚着那物,一手拍了拍黑马前额,马便亲昵凑他。
两人一骑一立,只言片语,旋即军人打马疾去。
夏伏。有确切消息,上将斩武侯岳嵚。

肆 拔剑
白老大背着那青麻布裹的无格古剑,跨一匹通体雪白的蓝睛烈马,夜出荒村。更人见他向北。
马何来?剑何为?人何去?
夏蒸。行方郎中给白老二号脉,脉名雀啄。

伍 折剑
临秋。
麦茬才收,白老二随手折一枝槐,场阔,天高,舞剑。
剑气纵横,江海横流,急弦骤雨。麦田未翻,参差,一息尽平。
纷扬而散,人敛而立。
归家经一枯林,振林而啸,木枝摧折。大笑而去。
是夜,暴雨。雷霆击梁,火起,雨浇不灭,平明已无人迹。

陆 出剑
秋残。北戎南下,急赦岳嵚出狱,领兵迎敌。
武侯四十年未尝一败。
军报,冰原大溃,掘土十层,尤见殷红。岳嵚战死。
一时,朝野动荡。
孤村初雪。
剑圣出山,于遥平关外五里,拦北戎狼骑。
那年冬天,北戎与中原最后的屏障被扫除,然而终未南下。天冥雪山上那人践约,刺杀了北戎狼王。

柒 行剑
风雷倾野,一摧崩原。

捌 收剑
白老大还是一匹蓝睛马,背着青麻布裹的古剑,这次身边还跟了黑浮屠。
他在面馆遗址静伫片刻,一羽白鹰从云间骤落下来,停在枝头,睥睨看他。
终无话。
此后孤村人再未见他。
兄弟俩消失得就像来时突然,白老二一座野坟,只有当年恋慕他的姑娘们惦记。

玖 负剑
后来突然有大量江湖人,说是来参拜剑圣隐居之地。
他们居然找到白老大用过的那把菜刀,奉以为名器。
席间有人赞说,白浩然真乃信人,武侯虽身殒,一诺千金不移。
还有人讲个笑话。原来大家都以为剑圣是翼人。
翼人三十羽化为鹰,白浩然三十有二,人当得正是风华,倒还有人信这个。

拾 埋剑
皇城大统领鹞子,擅刀,天下易容之祖,成翰十一年论罪死。
武侯岳嵚,成翰十七年战败而亡。
天冥山剑圣白浩然,胤德八年,寿终正寝,葬雪山青莲池,佩剑涧虹同寝。
边疆猎马人这几年竟常见黑浮屠与神驹混种后代,蓝瞳黑鬃四蹄踏雪,云群飞驰于万里冻原,桀傲,不近人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